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绽放三国:第十九章:钱家钱贝累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绽放三国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么贵?郑望难以置信。这些都是很常见的药材,平均下来每斤竟然和饥荒时的猪肉一个价。

    客官要是嫌贵的话,我可以做主,把零头抹掉。

    掌柜的扶了扶眼镜。不,五百六十钱。

    郑望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一剂药中所用到的药材,最多的需要十五克,全部的药材都按这个标准的话,每天三剂药,连服五天,五十三位病人

    经过一系列,让幼儿园的小学生都头疼的复杂计算,郑望得出了结论:一万三千三百五十六钱

    钱氏医馆,果然他么的黑,郑望的直觉很准。

    我要的很多,十四种药材,每样都二十斤以上,不能再便宜一些吗?郑望开始讨价还价,不会讨价还价的商人,总感觉不是地道的商人。

    客官要是不想买的话,出口在你的右手边

    嘛麦皮,还能不能愉快地做生意了。有你这么一张嘴,就把客人憋死的卖家吗?说好的和气生财呢?

    郑望还想努力努力,再讨一下价钱,可是话刚到嘴边,就被掌柜粗暴地捅了回去。

    这些年,全国各地都有闹疫病的地方,只要是药材,就不愁卖不出去。客官要还是想讨价还价的话,就不要浪费那个时间了

    见郑望被自己说的无话可说,掌柜的才开口问道:客官,这药,你还抓不抓?

    抓。郑望回答得很干脆,聪明人从不浪费时间,做无用之功。

    好嘞。十四种药材,每种二十四斤,一共一万三千三百四十钱。

    零头给我去了。

    可以,一共一万三千四百钱。

    客官你到底还要不要?

    怒气被憋了回去,真气逆流,严重内伤,郑望一口老血堵在心头

    他买药的钱,我出了。郑望还在全力平息内伤,调整心情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一凯子的声音。

    郑望精气神瞬间全格,满血复活。向医馆门口一瞄,咦?这不是跟黄射一起的灰衫小白脸么。只是不知道是姓钱,还是姓李

    灰衫骚男走到郑望的身边,自我介绍道:在下姓钱,名贝,字贝累。刚刚我们见过,还未请教兄台贵姓?

    妈的,太黑了!

    郑望三人从醉花楼中出来后,郑望忍不住地骂道。

    当世顶尖的纸,当世顶尖的画,当世顶尖的诗,当世顶尖的字,当世最美的人,加上当世最帅的卖家,六种顶尖的艺术集合于一体的究极艺术,还是两份,这青楼抠门的老母鸡竟然只肯给一万五千钱。

    先知兄,你还好意思说?东方西一脸幽怨地看着郑望。不是我讨价还价,你差点一万钱就给卖了。

    郑望老脸一红。没办法,身在花丛中,哪能不挨宰?

    东方西继续打击着郑望,看来心里的怨气着实不小。先知兄,你平时挺会说话的一人,怎么到了青楼中,一下子就变得结结巴巴的?

    我结巴了吗?

    见郑一点自觉都没有,东方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埋怨郑望道:你不仅结巴了,还结巴的很有特点。

    你说你结巴就结巴吧,能不能换个词结巴结巴?

    嗯一下,一开始要的五万钱变成三万钱。然后三万钱被你好成了两万钱。接着你又吐出个行字,直接喷到了一万钱

    如果不是我指使老么赶紧把你拉到了一旁,这两幅价值千金的画儿,你说不定就直接给白送了出去

    东方西抿了下有些干裂的嘴唇,感觉气儿还没消,那就说明说得还不够,于是继续埋怨郑望道:先知兄你信不信?那老鸨只要把那两幅画往门口一挂,不出三天,就能回本

    我信!郑望打断了东方西。

    兴德兄,我求你别说了。再说下去,我就要羞愧的找个地儿把自个儿埋了

    《绽放三国》重生之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vuce.com/books/49333/
上一章        绽放三国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