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绽放三国:第十章:身残心死之人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绽放三国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渐渐地,医药公司发展成了医药集团,当集团发展至**颈时,遇上了白富美,也就是郑望他妈。哇哦!没想到老丈人是政界大佬,丈母娘家是商界大鳄

    总而言之,郑望在他爹郑安的耳濡目染之下,医术也是不低的。虽然没有小本本,是个赤脚大仙,但人在汉末,就算有行医执照,人家也不认得啊。

    东方老三和东方老么的工作效率很高,个把时辰就把郑望要求的屋子准备好了。郑望和虎爷跟着东方老大走进了刷满白粉的屋子,身后跟着东方四兄弟中的老二,老三和老么。

    此时屋子里只有一个病人,白发丝丝,双眼紧闭,脸上复杂的表情不像是因为染病而存在的,总是微皱的眉头仿佛心结一样,也不知是谁留下的孽缘。浑身上下死气沉沉,不像是身灭,更像是心灭

    这个染了病的老人给郑望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这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的人生应该是多姿但不是多彩的

    郑望停下脚步,暂时没有靠上前去。问道东方东:兴民兄,这位老者是?

    这是我们的祖父。东方东黯然回答着。

    郑望点点头,从背包中取出一**酒精递给东方东,说道:你去用这个把你祖父的身体擦拭一遍,记得带上我给你们的口罩。

    东方东以震惊的目光接过装着酒精的玻璃**。先知兄,这个透明的**子是什么做的?

    玻璃是什么?

    就是琉璃。

    琉璃是这个样子的?

    你所知道的那种琉璃,进化的最终形态就是这个样子的。这种全完透明的琉璃我把它称之为玻璃。

    虽然没听懂,但东方四兄弟的眼中依然闪耀着小星星。因为郑望那风轻云淡的样子,给人一种牛皮哄哄的感觉。

    不得不说,郑望这个逼格,在东方四兄弟面前装的很是成功的

    东方东抓着**盖拔了半天,也没能打开**子,郑望在一旁看的都脸红了。为什么会脸红?因为东方东的行为,让郑望有种在欺负乡巴佬的感觉,弄得他很是羞愧。

    郑望默默地从东方东的手中拿过**子,拧开过后又默默地递给了东方东。此时的东方东,脸红的和猴屁股有的一拼。

    玻璃**被打开之后,酒精那种特殊的香气散发了开来。嗜酒的东方北,那鼻子是属狗的。迫不及待地问道:这就是先知兄你说的酒精,那种烈到极致的酒?

    郑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心里告诫自己要保持风度,不能降低了逼格。

    东方北看着玻璃**中的酒精,眼睛都直了。酒精所散发出来的特殊香气,是东方北做梦都不曾闻到过的。

    看着东方北那一副饥渴的样子,郑望好心告诫道:这是专门用来外敷的医用酒精,不能喝的。

    听了郑望的话语,东方北一副便秘的样子,眼神中充满了遗憾和不甘。

    被东方北表情逗笑了的郑望,带着不怀好意的心思,以一副捉弄的语气说道:兴义兄,你别给我摆这副表情,有机会我酿造点能喝酒精给你尝尝

    这个是你说的,我们说好了啊!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郑望的话语让东方北瞬间活了过来。也不知是故意无视,还是选择性的忽视了郑望那腹黑的心思。

    在郑望跟东方北聊天打屁的期间,东方东已经用酒精把他那染了疫病的外祖父,浑身上下都擦试了一遍。

    东方东擦拭完毕,郑望走上前去,把住了东方四兄弟祖父的脉

    也不知什么原因,在郑望触摸到东方四兄弟祖父的那一刹那,东方四兄弟的祖父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郑望的模样之后,脸上复杂的表情不见了,微皱的眉头也松开了,浑身上下那副死气沉沉的气质跟着消失不见,取而代替的是一种释怀。

    兄,你终于来接我了东方四兄弟的祖父嘴唇微张,像是对着郑望在说些什么,声音微不可闻。

    只是没说两句,就昏厥了过去,看的东方四兄弟一顿紧张。

    过了好长一会儿,郑望终于把脉完毕。边用酒精洗手遍问道东方四兄弟:你们的祖父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

    好像是说了些什么。不过声音太小,微不可闻,我也没听清。东方东转头问道:老二,老三,老么你们听清了吗?

    东方西,东方南和东方北整整齐齐地摇着头

    先知兄,这个问题还请你先放在一边。我祖父怎么样了?

    郑望摇了摇头。他知道东方四兄弟此时心急,而且郑望也不想拐弯抹角的说话。直接回答道:如果是你们得了这疫病,我有很大的把握治好,但你们的祖父,就很难说了。

    《绽放三国》重生之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vuce.com/books/49333/
上一章        绽放三国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