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荒剑录:第四十九章 暗流涌动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荒剑录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林轩还在院子里一遍又一遍的练着刺这个基础招式时,这边的名额争夺又开始了,而且更加激烈了。

    望江楼,司马禎的债已经抵还清了,他还得了不少工钱,看来他的店小二一职做得还不错。

    正当司马禎穿着还算干净的衣服,披着白巾暗自感叹着赚钱的乐趣时,一个个看起来醉醺醺,衣袍破烂,年纪稍长,面庞丑陋,蓬头垢面的读书人来到了望江楼门口。他轻轻晃了晃空空的酒壶,抬头瞧了眼望江楼的门匾,然后这个读书人竟流下了眼泪,也不知是喜是悲了。

    真是瞎胡闹,我看他们的胆量是越来越大了,这种事情都敢如此赌博,出了事情谁来担

    一个两鬓微霜,头戴高帽,身着老式儒服的老人在檐下走来走去,怒气冲冲。

    姓姜的老家伙还是那个臭脾气,连和我打声招呼都不肯。那道口子一开,有些巴不得我们好又只敢偷偷摸摸的家伙怕是要跳出来了,而且瞧热闹的恐怕也不在少数,小小的一个地方乱得跟一锅粥似的,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打架,那些个老家伙又都是人精,为了弟子门人一个个都嘴皮利索,肯定不好对付老人转来转去,絮絮叨叨,看起来事情很是棘手。

    老人身后,一个看着年纪不小的读书人也跟在他后面转来转去,愁眉不展,倒是有点师徒的样子。

    难道说那个老家伙还有什么谋算不成,不然这样放开一条`门路\\\' 给那些人也说不通啊。再说这老家伙心眼怪多,一不小心可就着了他的道,应该不会打无把握的赌才是。也不知尤溪那边又是个什么想法,这几年他们的学问怪让人揣摸不透的。看来,还是得去请教韩师才好做决断,唉,少不了又是一顿臭骂了。

    老人左思右想,定了定神,有了决断,总算停了下来。

    一声轻响,打破了这个清晨的学宫静音,当然也把刘希夷给撞得不轻,脑袋昏沉沉的。

    刘希夷正踱步跟着他师傅走来走去,没曾想老头子突然停了下来,低着头的他直接撞在了老头子的背上。

    老实说,这一撞可不简单。老人身为学宫祭酒,还是韩师弟子,早早便齐什君子,学问不可谓不高,又经过多年打磨、文浸,金身都已成了大半,弟子这么一撞,伤的可是自己。

    还好老头子反应及时,不然他这弟子的灵身怕是给撞破了,甭管打得多么牢固,厚实,也经不住金身的微微一碰啊,即便是半个金身。

    毛毛糙糙的,做事不长颗心眼。书也读不好,都多少年了还守着你那旧家底,能有什么大出息。你瞧瞧那山野出身的李白,算起来还是你师弟呢,都后来居上多少年了,你也不觉得害臊吗!老头子瞧着惶惶恐恐的弟子,心里一肚子火,忍不住破口大骂。

    刘希夷脸色通红,被骂得哑口无言,也不敢回嘴,只好低着头心里暗自难受。

    赶紧滚回去做好准备,换身衣服,待会随我去趟姜老头那边,你也去樊笼瞧瞧,不找到破境的机缘别回来。老人又骂了一顿,才让刘希夷归去。

    刘希夷给老头子行了礼才转身离开学宫,走出门后抹了抹脸上的泪花,深深吸了口气才大步离去,看得其他学子面面相觑。

    老头子这边其实早就平静下来了,一脸思索的样子。刘希夷是他的首徒,如今是贤人身份,地位其实不低了。要说老头子今天的话其实还是为了弟子的,虽然给他痛骂了一顿,但是还是在他的谋划之中的。

    刘希夷其实还是深得老头子意的,他求学异常刻苦,几近忘食,还得到过韩师称赞勤一字。只是,老头子知道,正事这种异乎寻常的钻研反而限制了他。过分的深究和思索难免超出当前学问,而他又不似那个李白一样随性,在之所乎,重之所重,破境就更艰难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年龄渐渐大了,还是这一门的首徒,又久久不曾更进一步,心中的那股气已慢慢衰了下来。即便他仍一如既往的克勤 ,可气已衰是最难修复的,没有了那股年轻时的心向,宛如一个枯槁老人,又何谈破境

    因此,老头子这才言辞激烈的骂了他一顿,希望把他给骂醒,不要失了朝气,都是为了他这徒弟好啊!所以才安排他到樊笼走一遭,或许还有机会破得君子呢!

    老头子也理了一下衣裳,准备去问一问韩师,到底该怎么办,毕竟此事涉及很深,关系重大,当然韩师肯定也会言辞更加激烈的骂一顿,倒不是骂自己。

    此地风声急急,呼啸不止,不时还有闪电划过 ,一道黑色的裂缝像一条刀疤一样切开虚空,在此浮现。裂缝里面是黑压压的一片,各种浑浊的气流乱窜却没有溢出于此来。

    远处,一个背剑的黑袍青年踏空而来,临近这裂缝时皱了皱眉头,又细细打量了许久。不多时,青年一拍背后的剑背,一把漆黑的长剑飞出悬浮,剑身微微颤动。一股剑势荡然显现,古朴、苍老,青年周身也正气流转,护住自身,令虚空微微一漾。

    接着,青年双脚踏剑,以御剑之术缓缓飞人了裂缝之中,慢慢消散了身形,而四周依然狂风呼啸不止,没有一丝变化。

    清晨,林轩早早便起来了,初阳还未出头,一阵阵清风吹来,颇有凉意。

    昨日的事其实不了了之,赵无铁最后下了逐客令,林轩迫不得已只能离开了。当然小丫头和李白却留了下来,也不知要讨论些什么,这让林轩更加苦恼,自己竟然被人家瞧不起了。

    林轩拿出那本《紫薇剑经》,又细细看看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手中孤尘出鞘,开始练将起来。

    紫薇剑经是乞丐师傅给的,林轩自己琢磨了许久,里面并没有给出剑法,只着重讲了一些出剑的技巧和要诀,还有对基础剑招的另外的剖析。

    刺,按以前林轩的想法,出剑便是,握剑刺向敌人。可在紫薇剑经里却提及,刺乃是剑的攻击方式里最重要的基础,是剑之根本,因为出剑就要做到一往无前,刺,实乃杀人之招也。

    而且,从出剑到刺向敌人,便要心剑如一,出剑即出势,剑随心动,心中有剑。

    林轩一遍遍的练习着出剑,让自己的心慢慢跟随着剑出刺,跟着刺出的还有自己心中的豪情。

    渐渐地,林轩的刺慢慢有了变化,有了那么一丝气势在里面,不在如以前那样,出剑便是把剑刺向敌人这么简单了,只不过林轩还没有体会到,他还在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简单的出刺。

    不知不觉,时间悄逝,一束束金黄的阳光洒进庭院,把林轩的背影拉得老长,这个在这陌生之地的孤独的背影

    昨日的比试在天黑后便先结束了, 今日方才是最后的决战,名额归属,今日应当可见分晓了。

    《荒剑录》重生之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vuce.com/books/304997/
上一章        荒剑录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