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云且住:第132章 番外:红棉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云且住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镛摇了摇头,摸了摸伤口那绷带,低声道:不要牵扯到别人,回书房吧,下次回来不要走这条路了。虽然王妃似乎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些千人一面的闺秀他却没有太多精力让自己生出更多的牵绊。

    事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过去,红棉以为这事至少有个解释,她以为他们之间总会有些改变,因为一次共同的秘密,然而没有,仿佛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李镛继续他的军营生活,偶尔回来王府,却从来不进内院,她依然是个被冷落的王妃。

    她不再掩饰她的情绪,年节之时,两人必须进宫的时候,李镛依然和从前一样从军营匆匆赶回,和她一起进宫。她一改从前端庄的模样,凛如霜雪,几乎正眼不看他,李镛有些吃惊,却也没有什么弥补,终于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晋王和晋王妃不和了,皇上和太子都先后私下劝过李镛,皇后和太子妃自然也劝说过红棉,红棉只是恭顺地应了,但是依然如旧,她凭什么要迁就他的演戏?他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而是将她当成一件必需的摆设品,一件必要的礼服一样,需要的时候用来摆摆样子,不需要了,就放在一边,她是个人!不是没有情绪任人摆布的东西!

    她开始在府里大动干戈,修改后院的格局,种下她喜欢的花,搭戏台让人吹拉弹唱的消遣,厨房要做她喜欢吃的菜,不好吃的就换厨子,不好用的宫女就换,她凭什么要循规蹈矩的适应?她毫无顾忌地铲掉了据说是晋王最喜欢的一片梅林,重新种上了一大片的药田,搭了温室,而这些事情,那边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长史那边对她的举动一直默许,显然是得到了晋王的许可,甚至送上了别院那边出产的药材名单,请王妃选用。

    她仿佛一个赌气的大喊大叫恶作剧的孩子,却得不到大人任何回应,渐渐她也不再闹腾,重新沉静了下来,嬷嬷们松了一口气,却更是担忧起来,因为公主殿下又开始整夜整夜的关自己在含香院里,人也更是忧郁起来。

    一天夜里,她直到深夜才朦胧入睡,却被嘈杂的响动吵醒了,含香院与王府外边就一墙之隔,她听到了整齐的跑步声,马嘶叫的声音,还有人在下令,这些声音她并不陌生,这是军队调度的声音!

    她起了来,走出门,门口却忽然闪出来两个侍卫向她躬身,她楞了楞,定睛一看却是青阳和朱明,青阳低声道:王妃,京城有变,楚王谋反,王府被围了,王爷命我们来保护王妃离去。

    她呆了呆,朱明却将手里拿着的一件乌黑的氅衣递给了她道:请王妃穿好,王府很快就会有兵士进来搜查了,好在他们不知道王妃住在这里,大概还不会来得这样快。

    她将那大氅抖开,月色下有着丝光,内里绣着玄龙,是他的氅衣,她知道这时候不是闹别扭的时候,默默地披上了,随着朱明他们一路悄悄地走,她以为他们会直接杀出王府,没想到他们却引着她一路走到了书房那儿,然后在书房里打开了个密道,带着她一路走了进去,绕了许久,到了个楼房内,看起来像是个普通的商铺的后宅,他们引着她上去一个房间内安顿好,躬身便要出去,她忽然道:你们王爷呢?

    朱明楞了楞道:王爷在领兵勤王,王妃您放心,王爷有命,我们二人会一直护卫着您,您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待到平乱后就能回王府了。

    红棉垂下睫毛,紧了紧那氅衣,过了一会儿掏出了两只瓶子递给他们道:这是桃花瘴,是迷药,你们拿着防身吧。

    青阳道:王妃留着防身吧?

    红棉低声道:我还有。一边递给了他们,转身往房内走了进去。

    从楼上的窗子看出去,远远能看到宫城那边的方向有着火光,外头一直在喧闹,街道上除了兵士们在奔跑,老百姓们都死死关着门等着骚乱平息。

    她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天,这小楼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外头的骚乱一直到不了这里,朱明后来又送了个她的陪嫁丫鬟月香进来服侍她,每天茶饭不曾短少,也有热水供应,她却仍有些悬心,她明明是恨他的,然而如今,她却仍是盼望着他不要有事。

    三天过去,京城平定了,楚王被擒,关键时刻,清微教出手救了太子,而晋王领兵勤王平叛,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楚王后来自杀于天牢之内,皇上封之为戾王,到底没有问罪于他的子嗣,只是废为了庶人。

    朝中开始了大清洗,李镛这日照例回到了书房,却看到门口青阳踌躇着低声道:王妃在里面。他们拿不准该不该阻拦,索性只能在门口等着王爷回来处置。

    李镛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挥退了众人,自己走入了书房。

    红棉身上仍严严实实地披着那天夜里青阳送来的宽大的大氅,长发依然是一根发带系着,她抬眼看了李镛,他忙碌多日,想是无暇修面,脸上已冒出了胡子茬,双眼隐有血丝,却更显得他男子气概十足,英气逼人,他和她的父兄、那些名门公子们都不同他是做大事的人

    李镛进来看着她没说话,似乎在等她先说来意,她心头五味杂陈,酸涩难当,却清楚的知道自己一颗心,已经尽在这个胸中韬略万千,并不耽于情爱的人身上了她忽然低声道:为什么?

    她说得这般含糊,他却仿佛听懂了一样,没有追问,他坐了下来,沉思了一会儿道:战场上,总是向后看的人,是不会赢的,女人如同藤蔓,只会生出连绵不绝的牵扯,心里长了草,少了那一往无前的勇气,便再也打不了胜仗了。

    红棉身上抖了抖,低声道:不是因为我不可爱么?

    李镛笑了笑道:不是,你很好,好得很出乎我意料。

    红棉抬起眼,双目潋滟,媚生双靥:我不会拖累你的。我说过么?我的名字叫红棉,那是一种树,叫英雄树,直而高大,花坠落有声,我不是藤蔓。

    李镛皱了皱眉道:我不会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所爱,我属于战场,你要知道,我随时会死,我并不想任何人为了我而伤心,如今就这样挺好,你我并没有什么牵绊,万一哪天我死了,你就改嫁吧。

    红棉双目明媚道:你若死了,我就回南诏,嫁给别人,生儿育女,但是,这不妨碍现在我喜欢你。

    李镛楞了楞,那大胆的女人却已站了起来,她轻轻解开大氅,那丝绒料子滑落了下来,里头什么也没有穿。

    她深深呼吸着,却挺起了晶莹的胸膛,母亲说过,你这样美,没人能拒绝你的身体。

    李镛一动不动地坐着,她却听到他的呼吸粗重了起来,她抿着嘴上前,去解他的扣子,李镛忽然握住她的手,却一言不发,红棉低声道:你若死了,我一定会再嫁,我会忘了你的,但是你活着的时候,一定要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那只有力的手松了些,红棉一言不发地替他宽了衣裳,李镛终于上前将她紧紧搂住,将她抱入了里间的榻上。他的手仿佛炭炉一般,热呼呼地贴在她脊背上,腰身上,那薄香滑腻的肌肤终于让他开始攻城略地起来,他仍是不擅长温柔体贴,但是那激烈而有力的动作,啃咬,却让红棉深深地感觉到了亢奋,她贝齿紧紧啮咬着朱唇,越怕出声,喉咙越是不听使唤,终有低低的一丝呻吟溢了出来,那攻城的将军得到了鼓舞,眸光微暗,更是大力伐挞起来,一番抵死缠绵后,红棉额鬓微湿,泪水却涌了出来,李镛终于服从本能,稍解温柔,知道吻着她的面颊,拥紧了她,那漆黑如瀑的长发披散在榻上,他忍不住握着那头发,滑不留手,第一天看到这般长的头发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如今,终于不必忍了。

    天亮后,李镛依然又回了军营,依然和从前一样,数日才回来一次。

    然而红棉却仿佛一株枯萎的花重新得到了水分和阳光,重新丰盈了起来,整个人都重新奕奕生光起来。

    重阳那天进宫家宴,都是皇室成员,她虽然依然低眉顺眼,却仍然下场跳了一支折柳舞娱亲,因为她知道这是难得的他们两人能相处的机会,她跳得分外用心,跳完的时候,连皇帝都赞叹了两句。

    她以为他们能这样好下去,哪一日他回来,她便觉得这一日是节日,是庆典。

    然而皇帝却生病了,这场病似乎来得蹊跷,一天夜里,李镛低声道:这段时间你称病,不要进宫了,无论谁宣你都不要去。

    《云且住》重生之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vuce.com/books/249/
上一章        云且住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