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大明春色:第八百五十九章 以死销仇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明春色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稍作逗留,大内胜便循着别院后门的方向,默默地离开了此地。明国人姚芳似乎一直留意着他,马上也跟了上来。

    俩人默默不语,在夜色中疾行。大内胜几乎不会说汉话,姚芳也不会日本话,所以难以交谈,而简单的幸会之类的语言此时又不适合。

    杀人了!杀人了有个老妇向大内胜等人叫嚷,神情十分惊恐。

    今夜城内惊动了很多守军将士,可此时大多人都在陶靖的别院,这边有人叫嚷,一时间反而没人理会。大内胜立刻上前询问,那老妇已惊吓得说不清楚话,用手指了不远处的一座房子。

    那是一座没有围墙的房子,外面修得像一堆草屯,门是开着的。大内胜疾步走了上去,姚芳也跟了上来。

    大内胜的右手立刻放在了武士刀的刀柄上,在门口说了一声:国衙的人。然后一下子跳将进去。

    门内旁边有个武士双手拿着武士刀,身体前倾盯着大内胜,随时要进攻的姿势!那武士可能一下子便认出了大内胜,脸上露出了松一口气的表情。

    但刹那之间,大内胜忽然唰地一声挥出了武士刀,门口的武士应声惨叫,哐当一声刀与身体都倒向了地面。

    此情此景,顿时让随后跟来的姚芳露出一脸惊讶。但姚芳甚么也没说,可能说了也没用,反正彼此听不懂。

    混蛋!陶靖的声音传来。

    大内胜刚才专注的心神、这才稍稍松懈,他循声看去,地上有一串血迹,陶靖正靠坐在墙边,他好像受伤了。让大内胜顿时怒火攻心的是,涩川氏此时竟然在陶靖身边!

    涩川氏又惊又恐,盯着大内胜问道:你做甚么?

    大内胜一改平素恭顺的模样,抬头缓缓向前走去,他的眼睛都红了,盯着那一对男女,咬牙切齿地说道:陶靖,你身为主公刻薄寡恩。

    涩川氏道:你疯了吗?

    大内胜继续向前走,接着说道:你无德无能。http://www.kopeprod.com

    陶靖看着大内胜手里滴血的武士刀,开始挣扎坐起来,他对于指责一言不发,无从辩驳。

    大内胜又道:你拿走我的钱,却没有给予任何恩赏。

    俩人愈来愈近了,大内胜道:我效忠于你,你却肆无忌惮地侮辱我。你不配为主公!

    陶靖冷笑道:你若觉得受了侮辱,为甚么不去死?

    呀二人忽然靠拢。刹那之间,陶靖冷不丁抓起了放在地上的刀,向前刺了出去。几乎与此同时,大内胜举着刀侧身一转,避过刺击,刀锋瞬间落到了陶靖的脖颈上,却戛然而止!一缕鲜血,立刻从陶靖的脖颈皮肤里浸出来。

    陶靖的脸色刹时惨白,浑身一僵。

    大内胜的刀稍作停顿,忽然用力向怀里一拉,啊地短促一声叫唤,鲜血便飞溅飚了出来,溅得旁边的涩川氏一头一脸都是血污。

    涩川氏像木头一样跪坐在那里,瞪圆了双目。大内胜抓起陶靖身上的衣裳,把刀擦拭了两遍,缓缓放进腰间的刀鞘中。

    这时涩川氏渐渐回过神来了,抬起头用畏惧而担心的目光,呆呆地看着大内胜。

    大内胜道:现在跟我走。陶靖不是我杀的,你也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涩川氏忽然说道:夫君能原谅我吗?

    离开此地。大内胜重复道。他刚才的残忍与暴戾,也忽然消失了。

    二人前后来到门口,只见明国人姚芳正在那里围观,既没有任何干预的意思,也没有说话。

    姚芳的神情淡泊、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但他的眼睛隐约有一种饶有兴致的神色。姚芳好像对大内胜的行为十分感兴趣,观察大内胜的眼神、显得非常仔细。

    他们刚走出房子,便见到几个武士和足轻。一个武士问道:大内君,发生了甚么事?

    大内胜道:守护代陶君被刺客杀死了,我来的时候刺客已经不见,正要去追查附近的刺客。

    武士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一头一脸都是血的涩川氏。

    涩川氏的目光极不自然,忧惧之色溢于颜表。但好在武士没有继续多问,鞠躬之后,便快步向房子里走去。

    三人默默地往大内胜府邸的方向走,姚芳仍在随行。涩川氏小声道:那些人发现我的疑点了,会查出夫君吧?

    大内胜十分淡定,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姚芳,用日本话对涩川氏道:你怎么还不懂?石见国诸事都是明国人说了算。陶靖只是条天生高贵的狗、但仍然是一条狗,夹着尾巴两头受制。死了一条狗很重要吗?

    《大明春色》重生之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vuce.com/books/118890/
上一章        大明春色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